追蹤
工程師筆記本-亨利
關於部落格
工作~生活~幻想~創意

收集有用的資料~
  • 3514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購併可以點石成金 也可以拖垮公司

名人講堂-中美晶董事長盧明光
購併可以點石成金  也可以拖垮公司
每次購併都抱著不成功便成仁的決心
 
黃女瑛/電子時報 2008/01/11
 
 購併是一個企業得以快速成長且快速達到目的以搶戰市場先機的重要策略,經營者在購併的過程中得以取得技術、通路及市場,這是企業實行購併的最主要動機,以近期中美晶購併美國磊晶廠Globitech為例,這個購併案拉大了中美晶原本在小尺寸半導體矽晶圓的服務範疇,從長晶到拋光片的銷售切入磊晶片銷售。

Globitech原本是中美晶的客戶,上下游關係整合,讓中美晶可以快速切入磊晶領域,節省從新培育技術、研發、給客戶認證及銷售通路的布局等,未來2個企業的整合,不排除透過2個公司所在不同區域特色來發展,例如Globitech如何善用具生產成本競爭優勢的亞洲資源來發展。
當然,購併不是萬靈丹,有太多歷史案例,呈現失敗購併案拖累甚至拖垮公司。其實這凸顯購併前是否能有效透視被購併公司體質的重要性,例如,許多案例透露購併後才發現被購併公司其實身負高額負債,這個負債所帶來的負面壓力可能吞噬了購併的正面效應,還有許多購併案導致重要人才大量流失,僅存的硬體設備讓購併前所評估的正面效應瞬間化為烏有,這類購併的成功率就不高。

 先從減輕負債、重整業務著手

1980年我進入光寶LED部門,1983年因光寶購併旭麗橡膠廠而被指派前往接管,當時旭麗貸款約新台幣24億元,初接任時以現金償還了7億元,再利用快速清償現金的誠意及以敦南過往借貸利息標準,與銀行協商降低貸款利率,讓旭麗從原本貸款的3%利息降至1%,讓負擔快速減少。4個月後賣掉光寶轉投資獲利的股票及賣掉轉投資公司,再降低旭麗的負債到4億元。

旭麗的業務也是經過一番整頓,除了重整原本的往來客戶名單外,也快速與國外客戶接觸,所以半年後旭麗已成為台灣最賺錢的橡膠廠,接著旭麗又購併整流二極體廠光達,接手光達同樣在第1年就賺錢,2年後賺回當初買下光達的投資成本。

旭麗後來又賣給Vashy,因為雙方談定的合約關係,我也跟著旭麗陪嫁到Vashy,Vashy要求我必須讓旭麗達到一定營業規模後才能離開,所以在評估後,1997年12月我代表Vashy買下Temec,快速整頓Temec後也讓我快速達到Vashy的要求,由於Vashy第1階段以部分現金部分股票的方式買下旭麗70%股份,言明旭麗達到目標後再買30%股份。

但就在第2階段30%股份交易時,雙方因為談判條件未達共識,我於是決定買回旭麗的70%股份,讓它再重回光寶懷抱。很多人聽到這裏都會不加思索的質疑我,何來的錢可以再買回旭麗?

其實這是MBA裏面很好的一個活題目,由於Vashy第1階段以部份股票來換旭麗股權,所以我擁有了Vashy股份,而因為Vashy購併Temec讓它的股價大漲,賺取股價差價讓我有充裕能力再買回旭麗;而對Vashy來說,這次購併案不但在短期間內因購併Temec達到所要的市場目標,更在投資市場受到肯定贏得了裏子。對雙方來說,這次購併再買回的交易其實是雙贏。


點石成金!購併抱著不成功便成仁決心

整頓其實是在購併前就要開始著手,管理者才不會在正式購併後,面對各類的狀況手忙腳亂,耽誤時間,從以往的經驗來看,在購併前其實我就已經熟識被購併廠的各項特性,而接近購併時,我總是單槍匹馬的進駐在被購併廠內,與這些員工做初步溝通,融合他們的文化,重新塑造他們的向心力,所以在未正式完成購併前2個月這些員工都清楚未來的目標是什麼,他們該怎麼配合投入,其實也代表我手中的新大軍已經蓄勢待發,而只要為員工創造可以讓他們發揮專長的舞台,有抱負的員工們都願意留下來與新的管理者一起打拼。

總歸失敗的購併案例不外乎是購併後發現沒有能力消化被購併公司,其中包括它隱含各類可能的問題,包括負債、人員流失等,所以購併前就必須做好各種資料的蒐集及分析,再者則是購併後發現無法消化衍生出的風險,例如垂直整合後極可能與原客戶產生業務的衝突,要選擇正式為敵吃下整個市場,或者是利用區域劃分客戶群,不與原客戶做正面的衝突。這些也考驗管理者對市場運作特性的透視。

對外人來說,我每起購併案都能快速由虧轉盈,似乎是場場精彩,但對我來說,每次的購併都是抱持著不成功便成仁的決心,只有往前走沒有退路,惟一的選擇就是成功,這是我一路著手購併以來的心態。

拮据環境中成長 將回饋做成感恩的種子種在下一代的心中
我是大同大學電機系畢業,所以常曝光在傑出校友會的捐贈名列中,時值大同大學創立之初,比照國立大學學費的環境,更提供學校工讀的機會,讓我可以在大學4年裏靠著工讀、領獎學金等完成學業,這些機會給當時的我莫大的幫助。

由於下有眾多弟妹,對當時一般薪水階級的父親來說,因應子女一天天的成長就是永無止盡的負擔,因此,當時我非常感謝大同提供工讀環境,讓我可以順利完成學業。大同後來更有意栽培學業優異的學子出國深造,但因考量到家中情況,我的出國深造可能造成收入的減少,所以我並未與這個機會有所交集,後來服務大同期間又因為父親身體狀況影響而離開大同,但大同的栽培仍點滴在心中。

因為在拮据的環境中成長,讓我更能體會回饋的重要性,多年來我也養成定期捐贈母校大同、政大清寒學弟妹們,讓他們有機會完成學業外,其它還包含許多慈善機構。對我來說,這是一種感謝的回饋,如果當初沒有這些伸出援手的人,我想難造就今日的我。付出一己之力回饋社會不是為了求回報,而是希望以同理心種下回饋的種子在這些孩子的心中,等到這些種子茁壯長大不斷的散播,對我而言才是最大的成就,我相信社會清流也會從這開始發源。
( 盧明光口述、黃女瑛整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